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外界报道 一财网:专访远东宏信总裁助理王佳音,谈远东金融加产业经营模式

一财网:专访远东宏信总裁助理王佳音,谈远东金融加产业经营模式

来源:远东宏信 发布时间:2014-12-30

 

来源:一财网

原题远东宏信:将金融与产业结合的创新经营模式探索——专访远东宏信有限公司总裁助理王佳音》

时间:2014年12月24日

 

 

d:\Users\zhangyinhai.SINOCHEM\Desktop\王佳音.jpg

王佳音(图片资料)

 

 

引子:关于两家产业公司迅速崛起的故事

 

在刚刚过去的10月19日,作为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会展综合体,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开始进入试运营。这座气势恢宏的全新展馆处处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气派。但你可能不会知道,这座体量如此庞大的建筑,在其建设过程中,为其提供绝大部分脚手架服务的只是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这家公司叫上海宏金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宏金设备”)。一家资历如此浅薄的新生公司如何赢得国家级项目的竞标?说来有趣,由于该项目规模太大、规格太高,2013年开建时对脚手架的需求达8万多吨,且脚手架必须完全符合国家标准,在承建商中建八局和上海建工进行脚手架供应商招标时,遍观中国脚手架租赁市场,竟无一合适竞标者。作为建筑产业链的最下游,本土脚手架租赁市场存在准入门槛低,小企业遍地开花,但无大企业,且脚手架材质普遍不达标的境况。为此,彼时刚刚成立的宏金设备瞅准时机,斥巨资一次购进8万吨完全符合国家标准的脚手架,并顺利赢得竞标。经此一役,宏金设备凭借庞大的脚手架存量和先进技术,一举在本土脚手架租赁市场迅速占据有利地位,先后成为上海迪斯尼、南昌万达、常州雨润等高端项目的脚手架租赁供应商,成为脚手架保有量最高、最先进的业界标杆。

 

同样是刚刚过去的11月10日,在上海一滴水码头,全球高空作业平台顶级品牌——特雷克斯吉尼正向一家名叫上海宏信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宏信设备”)的本土企业移交一台名叫Genie? SX-180的高空作业车。据悉,Genie? SX-180是目前全球最高、最先进的自行式直臂型高空作业车,这也是其在中国市场的首秀。而作为引进该作业车的宏信设备,是一家从事建设设备经营性租赁、运营管理及工程施工服务的本土公司,尽管成立至今仅3年时间,但已成长为本土规模最大、品类最全、最先进的设备租赁及运营服务商,仅其保有的特雷克斯吉尼高空作业车就超过1000台,为业内所仅见。其所服务的项目也多为国内高端项目,包括上海虹桥机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国家“鸟巢”体育场、南京青奥会、北京国际车展等都是其服务对象。

 

有趣的是,这两家产业公司是兄弟公司,且同属一家长期主营融资租赁业务的金融公司所有,该公司是远东宏信有限公司。在金融圈子里,说起远东宏信,可能有些陌生,但说起远东租赁(全称“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知名度或许会大很多,因为这是一家在融资租赁领域处于翘楚地位的公司,仅以其在融资租赁领域20多年的资历(融资租赁行业在中国也不过30多年历史)、累积的1000多亿资产和10000多家客户而言,足以称得上融资租赁业的活化石,老大哥。而远东租赁,也是远东宏信的下属金融平台。

 

一家靠金融业务起家的公司,如何走上产业运营道路?且在短短两三年时间自主创建和打造出两家建设行业标杆公司?是否有值得参鉴的模式?这是值得探讨之处。为此,本报记者约请远东宏信总裁助理兼建设系统事业部总经理王佳音进行访谈,他同时也是宏金设备和宏信设备的董事长。

 

记者:作为一家以融资租赁为主业的金融公司,远东宏信创办并运营实体产业公司的逻辑是什么?

 

王佳音:这与远东的经营战略有关。从2001年南迁上海以来,远东就按照产业分工来开展融资业务,我们的基本理念是金融一定要附着于、服务于实体产业才能获得长远发展。所以我们的业务架构是事业部制,不像银行等金融机构搞分公司制,同时我们只服务于相关行业的产业客户,与一般金融机构的泛金融服务有别。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只专注于服务医疗、建设、包装、教育、交通、工装、电子、纺织等八大产业,形成八大事业部,对行业内的客户进行系统性开发,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所以远东得以对相关产业进行集群式研究,对相关产业的理解和把握的深广度和精准度是一般金融机构达不到的。

 

通过这样的金融手法介入产业,我们就能够对相关产业的发展态势和关键节点有所把握,并有可能在金融手段之外,通过非金融手段和多产品服务发掘产业端的价值和机会。更为关键的是,这些金融手段和非金融手段将有利于形成相互协同和联动,使远东在面临市场演变和单一金融业务的不利局面下,赢得更长远的发展和有利的竞争地位。

 

以我分管的建设系统事业部为例,经过对建设行业10年的深耕,我们成为这个行业比较专业的参与者,当我们发现在设备租赁和工程施工管理方面存在市场整合的机会,且前景广阔时,就有了下属宏信设备和宏金设备的诞生。

 

记者:金融毕竟有金融的运营方式,与产业大不相同,而宏金设备和宏信设备得以在一帮干金融的人手上迅速崛起,有何经验可以分享?

 

王佳音:确实,宏信设备和宏金设备都是远东从金融业务队伍中抽出一批骨干团队专门从事创业,从无到有运营起来的。宏信设备是远东独立开办,宏金设备是与我们以前的客户合办(由远东宏信控股)。我们这些干惯了金融业务的同事之所以愿意从高档写字楼下到田间地头去开展这些并不如何“高大上”的施工业务,第一方面是他们认可这些行业里存在的机遇,方向是对的,第二方面则是由于背靠远东宏信强力的资源支持。

 

关于第一方面,我们选择设备租赁和工程施工管理领域作为在建设方向开展产业运营的切入点,是我们比较清晰地看到这个领域发展阶段较低,具有长远的发展机会和整合市场、占据市场优势地位的机会。以宏金设备从事的脚手架租赁业务为例(当然我们现在除了做租赁,也开始做产品生产,而且生产的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盘扣式脚手架),这个行业的现状是准入门槛低,小企业遍地,但没有大企业,且行业比较乱,业内偷工减料的情况很普遍。与此同时,我们又确定地看到,经过多年市场整合,中国建筑市场(房建、基建等)越来越具有规模化、高端化趋势,高端项目、精品工程越来越成为建筑市场的主角,由此建筑施工企业对脚手架的规范化、标准化也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横向比较,发展阶段走在我们前面的欧美市场,在脚手架业务上的产值规模是很庞大的。比如,中国大约有1.1万多家经营租赁商,前100家的平均产值约800万美元,而美国前100家的平均产值则是1-2亿美元。当时上海国展中心在招标的时候,他们需要8万吨符合国家标准的脚手架,由于市场上没有这么大保有量的租赁公司,所以一开始他们找到15家行业内的佼佼者,15家加在一起才能满足8万吨需求。换言之,拥有1万吨脚手架的租赁公司在国内都已属凤毛麟角。所以我们发现,这个行业的需求和供给之间是很不平衡的,存在市场整合、催生行业领导者的机会。

 

关于第二方面,可以说是远东的一个优势,就是我们有强力的金融资源作支撑,保障我们有能力在行业内赢得优势。工程施工管理和设备租赁领域之所以小企业遍地,缺乏大企业,是因为这个领域的参与者资金实力都很一般,很多都是从建筑行业的包工头、小老板起家,管理上也极其粗放,所以远东的资金优势和管理优势是他们不具备的。比如上海国展中心的8万吨高端脚手架,我们一口气购置,从保有量上讲,直接成为国内规模最大、最优良的脚手架租赁公司,所以我们拿下了上海国展中心的项目,具备了与国内高端建筑商对接,占领高端市场的实力。再比如宏信设备的高空作业车,创业三年,我们的高空作业车已达1500台,且都是顶级品牌的高空作业车。三年前我们给宏信设备设定的战略目标是三年内成为国内数量第一的高空作业车租赁商,当年国内数量第一的租赁商也就300-400台。从资产上看,宏信设备目前的资产总量是13亿元,宏金设备是6亿元(未来的发展目标是几十亿上百亿),像这样体量的公司,本土行业绝无仅有。管理上,依托远东多年从事金融业务所形成的管理规范化、标准化,外加大力参鉴国际标杆同业公司的经营模式和管理方法,相对于行业内普遍粗放的管理风气,我们也占了优势,好比正规军和杂牌军的区别。所以这几年下来,我们和很多高端建筑商也形成良好合作关系,甚至和一些建筑商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结果而言,我们从事产业运营的投入产出比、财务收益等,毫不逊色于金融业务。

 

总体而言,宏信设备和宏金设备今天的成绩,体现的是远东将金融与产业有机结合,努力寻找一种经营模式的探索。

 

记者:将金融与产业相结合,在经济界并不稀奇,目前中国经济领域凡是做大的公司,旗下也常见产业公司和金融公司的结合;换个时髦说法,混业经营越来越成为一种经济现象。那么远东版的“金融加产业”,有何特别之处?

 

王佳音:确实,金融与产业结合经营是经济社会进入较高发展阶段之后常见的现象。当然我们谈金融与产业相结合,不是简单金融与产业的联系,所以银行对产业的借贷,投行、投资公司等通过金融手段在产业上获利的做法不在讨论之列。我们所谓“金融加产业”,是企业内部金融业务与产业业务之间紧密的复合联动互动,从而形成协同、互补的有机体系,形成新的价值发现机制,赢得在市场上的竞争优势。以这个标准看金融加产业,遍观整个中国,符合标准的不多。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很多产业集团出于多元经营、获取金融资源、赢得高额金融利润,乃至装点门面、便于内部交易等各类动机驱使,而参股、控股或成立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金融机构,金融业务与其产业业务之间更多是一种利益输送和资源共享,很难说形成一种新的价值发现模式。符合我们这个标准的,可能是GE、西门子等跨国公司。这些公司一般都是从产业运营起家,在产业发展到足够规模和势能之后,根据自身优势和需求,实现产融高度联动、一体化发展,他们的金融业务一般体现为与其产业业务密切相关的现金管理、商业信用、消费金融、租赁、保险等。

 

远东版“金融加产业”的特别之处在于其不是泛泛的内部利益输送,也不像GE等从产业运营再到金融,我们尝试的是一条从金融到产业运营的路径,以我们的标准看来,这样的路径目前还是比较罕见的。

 

具体而言,首先,我们是以金融手段、以事业部制介入产业,且只专注于建设、医疗、教育、工装等若干产业板块进行系统经营,以瑞士钟表匠的心态,完成一个个客户的挖掘。一个事业部只有在积累到数以千计的成交客户之后,在对产业内部的各细分领域有深刻的研究和认知之后,我们才会考虑根据市场的趋势、机会和需求,依托金融资源开展产业运营等其他业务。以远东目前产业运营做得比较好的建设事业部和医疗事业部为例,建设事业部通过金融业务介入建设行业至今已达10年,医疗事业部则更久,换言之,我们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在自己钻研的行业内做有机的业务延展,绝不搞投机行为。其次,我们所延展的产业运营等业务能与其他业务形成有机、有效协同。我们的不少融资客户,后来成为我们在设备运营和租赁方面的客户,比如3年下来我们在路面设备领域做了350多单业务,其中有40%到50%客户同时也是我们的融资客户。我们现在初步具备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有能力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全套解决方案,因为我们现在既有金融平台,也有设备租赁运营平台,还有基础设施投融资平台,是一个产业综合运营服务商。过去,我们的客户在完成一个工程时,需要引入不同合作方,比如,融资上与我们合作,设备租赁与别家合作,涉及上游材料时,和原材料企业合作等,极其复杂、昂贵。而现在,我们能为客户提供融资、投资、设备、材料等一整套服务,大大便捷和提升了客户的效能。再次,我们的业务延展有利于对产业上、中、下游进行贯通,由于我们通过各种业务长期在建机建材、施工企业、政府、城投、建筑商等上中下游进行开拓,使我们能从中发现各种需求和机会,并进行整合对接。

 

总之,远东的“金融加产业”,是通过金融手段介入和扎根具体行业,然后不断延展出多样化的、有机结合的联动手法,获得更好的收益和竞争优势。这是一个开放的体系,除非产业本身消失,否则我们可以始终根据形势的发展不断叠加各种有机手法,这就是我们多年来一直在探索的模式,尽管不算大功告成,但也多有所得。